知更鸟什么坏事都不做,只是衷心的唱歌给我们听,这就是为什么说杀死一只知更鸟就是罪恶

#成就

  《杀死一只知更鸟》(英语:To Kill a Mockingbird),直译应为“杀死一只反舌鸟”,台译“梅冈城故事”,是美国作家哈珀·李于1960年发行的小说,荣获当年度普利策奖。此书刚出版便获得极大成功,取材自作者对其家人与邻居的观察以及发生在作者10岁时(1936年)故乡附近的一起事件。
  虽然故事题材涉及种族不平等与强暴等严肃议题,其文风仍温暖风趣。小说以第一人称著成,叙述者的父亲阿提克斯·芬奇在书中为道德端正的角色,亦是正直律师的典范。一名评论家这样解释小说有巨大影响力的原因:“在二十世纪,《杀死一只知更鸟》大概是美国最广为阅读的种族相关书籍,而它的主角阿提克斯·芬奇则塑造了种族正义最不朽的小说形象。”
  《杀死一只知更鸟》是一部南方哥德小说与教育小说,主题涉及种族歧视与滥判无辜。学者指出哈珀·李着墨于阶级、勇气、同理心,以及美国南部诸州性别角色议题。在英语系国家,《杀死一只知更鸟》常被纳入学校教材中,传递宽恕和反偏见的信息。《杀死一只知更鸟》也因其种族歧视性语言而被列为文学挑战性书目(有部分争议性的书籍)。

杀死一只知更鸟是罪恶

#内容简介

以下内容将会毫无防备的侵袭你的身体,吞噬你。
咳咳咳,内容会剧透了,你看着办吧。

  美国南部的梅岗镇上住着父亲芬奇(格利高里·派克 Gregory Peck 饰)和他的一对儿女。尽管妻子已经亡故,一家人仍过得乐也融融,芬奇对儿女亦既严格又疼爱有加。父亲平时还对他们说过,不要杀死为人类唱歌的知更鸟,因为她们善良而从不伤害人。
  芬奇除了是一个慈父,还是当地一名勇于伸张正义的律师。这天他接到一宗强奸案,被告是黑人罗宾逊(布洛克·皮特Brock Peters 饰),而受害者是一名白人女子。这样一个案件,在那个种族歧视相当严重的年代,罗宾逊的境况堪忧。即使芬奇找到了他没有犯罪的证据,也不足以让人们抛开种族成见。芬奇在法庭上奋力维护事实和法律的公正,然而却没能阻止人们根深蒂固的偏见。更糟糕的是,怀有种族偏见的白人已经把芬奇当作公敌,而罗宾逊也无法洗清罪名,更可悲的命运在等待着他。

#小说背景

  哈珀·李出生于1926年,在阿拉巴马州门罗维尔的南部小镇长大,与著名作家杜鲁门·卡波特是童年好友。1944年,哈珀·李前往蒙哥马利就读亨廷顿学院(1944–45年),随后在阿拉巴马大学攻读法律(1945–49年)。就读大学期间,她为学校文学杂志写作,向亨廷顿的《女猎手》和阿拉巴马大学的幽默杂志《夯土机》投稿。在两所大学中,她都写了有关种族歧视的作品,而这个主题在当时的校园内甚少为人讨论。1950年,李去了纽约城,并在英国海外航空公司那里做了一名订票员;此时,她开始记叙门罗维尔的人和事。1957年,李将她的作品交给卡波特推荐的文学代理人,希望能将其出版。J. B. Lippincott & Co.的一位编辑建议她辞职,专心写作。在迈克、乔·布朗、爱丽丝·李·芬奇等朋友的资助下,李不间断地写作了一年。
  最终,李花了两年半的时间写就了《杀死一只知更鸟》。美国艺术基金会(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)叙述了一幕情景︰当时李变得如此沮丧,以至将手稿扔出了窗外雪地上。然而,代理人又要她将手稿捡回来。小说在1960年7月11日出版,原题为《阿提克斯》。李将其改名,以使小说的意义超越简单的人物描绘。利平科特的编辑团队警告李,说可能只卖得出几千本。1964年,李在回忆她对小说的期望时说:“我从未期望《杀死一只知更鸟》能获得什么成功……我希望它在评论家笔下能迅速而安详地逝去,与此同时,我希望有人会给我一些鼓励,公众的鼓励。我说,我期望能有一点,但我得到了很多,某种程度上,这和我所期望的迅速而安详的逝去一样令人恐惧。”小说非但没有“迅速而安详的逝去”,却经《读者文摘》合订版将小说再版选定之后一夜成名。

#目录

一共31章,篇幅比较长,安心看完还是有所感触。

#骨骼

因为是以8岁小孩的眼光来描述的,小说非常易懂,文字也直白、幽默,特别易读。
以下内容会有些凌乱,恕我无能,(留下了没有技术的泪水.jpg)
小说一共有俩条线,一条线是三个小孩子与布的故事,还有一条是阿提克斯为黑人鲁滨逊打官司的故事

  小说的开始讲述了芬奇的祖先,康沃尔卫理公会的西门·芬奇,为了逃脱英格兰的宗教迫害,定居在阿拉巴马、致富、并违背教义买了奴隶的故事。

倘若你有兴趣读这本书的话,以下文字可能会剧透,请屏幕前的你慎重阅读,你读了,要是怀孕了,不要过来找我。

剧透高能预警

  小说的一条线:一开始讲的是梅康镇里三个小孩子与布的故事,由于布·拉德力被认为是阴险恶毒的幽灵似的人物,干净坏事,就连黑人都不敢从他家房子门口经过。同时这股神秘感使三个小孩子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,并且每天能在他家门外的树洞里发现一些礼物,由此更加好奇。因此三个小孩子希望能把他引诱出门,看看他的正面目。
  小说另一条线:阿提克斯(Atticus)无疑是这本书的正面人物,为了心中的正义与公平,宁为万夫指也要追求公平公正。在一个种族歧视的环境里,黑人永远都是处于低人一等,虽然小说开头已经说明了,买卖黑奴是违法犯罪的,但是还是有这种现象,并且没有绳之以法,没人管。作为一名律师,阿提克斯(Atticus)被法院指定为汤姆·鲁滨逊辩护,鲁滨逊被指控为强奸白人女子梅薏拉·尤厄尔,镇子里的人都反对并且对阿提克斯抛以鄙视的眼光,连镇里的孩子们都嘲笑前文的三个孩子(阿提克斯是杰姆和斯各特的父亲),称他们的父亲是一个“爱黑鬼的家伙”。斯各特甚至被挑衅为她父亲的荣誉而打架,而父亲告诉她别这么做。
  阿提克斯面对一群想要将汤姆处以私刑的人,由于斯各特、杰姆和迪尔的突然出现,使得暴徒们不得不被迫从阿提克斯与汤姆的角度来考虑问题,因此倍感羞愧,四散离去,危机得到了化解。当绝望的汤姆越狱被杀时,杰姆与阿提克斯对司法公正的信念受到了极大的打击。虽然鲍伯·尤厄尔胜诉,但他的名声扫地,他气急败坏的誓言报复。鲍伯当街淬了阿提克斯的脸,试图闯入审判法官的家骚扰汤姆·鲁滨逊的遗孀。
  小说把前面俩条看似没有任何关联的线在最后结尾的时候合并了,这体现了作者的一定写作功底。
  小说最后:一天晚上,当杰姆各特从学校的万圣节盛会回家的时候,鲍伯突然对他们痛下毒手。杰姆的胳膊在打斗中折断,但在混乱中,一位陌生人救出了孩子们,这位神秘人将杰姆扛回家,斯各特认出他就是布·拉德力。梅康镇的警长来到并发现鲍伯·尤厄尔死于缠斗。警长与阿提克斯进行辩论,试图确认杰姆鲍伯俩人谁该负责。阿提克斯最终接受了警长的观点:尤厄尔摔到了自己的刀上。布请斯各特送他回家,在道别之后,他再度消失。站在拉德力的门外,斯各特为他们无法偿还之前的礼物而深表遗憾。
  阿瑟·布·拉德力(Arthur Boo Radley)象征无辜的受害者,也是小说中最重要的“反舌鸟”。他是隐蔽人士。杰姆和斯各特童年时都把他看成恐怖的代名词。但他常为孩子们留下一些陈旧的小礼物,并且在杰姆和斯各特被袭击时拯救了他们。他十分善良。他象征了人类的罪恶对公义与善良造成威胁。布在最后出现在公众的眼光中,但并不是令人生畏的角色,而是正义的角色,保护了三个小孩子,并且维护了小孩子们心中的正义。

@对社会的思考

  1930年和1960年出现的问题依然困扰着当今社会:我们仍然没有完全消除种族歧视或者精英统治论,对于精神疾病治疗方面,我们仍在苦苦挣扎。总而言之,现在的美国还是面临着所谓的“仇恨犯罪”带来的种种问题(1930年,人们都未曾使用过该术语)。2016年一项联邦调查报告“显示有5850起刑事时间和6885起相关罪行都是由种族,地域,血统,信仰,性向,残疾,性别和性别错位带来的歧视所引发的。
  在杀死一只知更鸟中,血统成为了误解和造成偏见的主要原因。

#灵魂

  1. 斯各特,大多数人都是好人,在你终于了解他们以后。

  2. 但是,在处理好与他人的关系之前,我首先得处理好与自己的关系。大多数人公认的准则是应当遵守的,但如果这样做违背了一个人的良心,就不应当遵守。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可以不遵守。

  3. 你只要明白这一件事,斯科特,你与形形色色的人都会交往得更好。你永远也无法真正理解一个人,直到你用他的眼睛来看世界……直到你钻进他的皮肤,和他一起走路。

  4. 有一种东西不能遵循从众原则,那就是人的良心。

  5. 我敢保证,在这个法庭上,没有谁没有撒过谎,没有谁没有做过不道德的事情!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一个男人不曾带着肉欲瞧过女人。

  6. 我想让你了解了解她,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勇敢是什么,而不要总认为男子手里拿支枪才是勇敢。真正的勇敢是,在行动之前就知道要失败,但还是要行动,不管怎样,要进行到底。你往往失败,但有时候你也能取得胜利。

  7. 永远都不要从别人的口中去认识一个人,不要相信流言蜚语。
    直到你亲自去接触他的时候,你才能够看见事实。

  8. 知更鸟什么坏事都不做,只是衷心的唱歌给我们听,这就是为什么说杀死一只知更鸟就是罪恶。

  9. 有些黑人撒谎,有些黑人不道德,有些黑人在女人面前不规矩——不管她们是黑神女人还是白种女人。但是,这种真相适用于人类所有的种族,而不仅仅是某个特殊的种族。在这个法庭里的人,没有人没撒过谎,没有人没做过不道德的事,没有一个男人会看女人时从来不带欲望。

  10. 阿蒂克斯使用了所有能开释一个自由人的法律手段去拯救汤姆,可是在人们内心深处的那个秘密法庭里,阿蒂克斯根本没有任何诉讼可言。从马耶拉张嘴喊叫的那一刻起,汤姆就死定了。


爱狂笑的孩子运气不会差